为什么入选 PFA 英超年度最佳阵容利物浦是曼城的二倍

大家好,今天我们分享为什么 PFA 英超年度最佳阵容名单利物浦是曼城的二倍,希望大家喜欢!

曼城的球迷完全有理由感到震惊,他们只有坎塞洛、德布劳内和席尔瓦进入最佳阵容的名单,而亚军利物浦入选的有阿利森、阿诺德、范迪克、蒂亚戈、马内和萨拉赫,足足达到六名。唯一不是来自前两名俱乐部的球员是切尔西的中后卫鲁迪格和曼联的前锋总裁。曼城的唯一安慰是褔登当选了年度最佳年轻球员。

是的,克洛普带领的利物浦队绝对值得称赞。他们是一支才华横溢的球队,拥有许多处于巅峰状态的球员,他们今年赢得了两座奖杯,在欧冠决赛中因为一粒进球而输掉了比赛,在英超联赛中仅落后曼城一分排名第二。

但,比较他们获得了第二,曼城排名第一,曼城也是进球最多的球队 ( 99 球 ) ,丢球最少的球队 ( 26 球 ) ,赢球最多的球队 ( 29 场 ) ,并且在整个赛季中是领跑联赛时间最长的球队。

那么,为什么没有更多的曼城球员入选 PFA 评选的英超年度最佳阵容呢 ?

拉波特被认为是英超中最好的中后卫。罗德里戈在中场也表现出色,可以说是联赛中最好的控球中场,他打进了 7 个联赛进球,包括客场对阿森纳和主场对阿斯顿维拉的两个关键进球。

也许是因为利物浦从谁身上寻找灵感更加清晰,特别是像萨拉赫和马内这样的前锋提供的前场优势。

而曼城基本上依赖于他们的体系,他们的足球计划。这非常有效。这样突出的明星球员就少了,更加凸显的是球队的整体光芒。

他们的胜利往往来自于球队的整体发挥,而不是个人的闪光时刻,比如萨拉赫的衔枚疾走或是阿诺德的直塞传球。

瓜迪奥拉在 2016 年成为曼城主教练时就说过,如果我可以,我会用 11 名中场球员踢球。

当我们考虑到他在曼城建队时,这一点尤其值得留意。他没网罗很多爆发力极为出色或个性张扬的球员,唯一的例外的可能是曼城刚刚宣布的哈兰德,但这是一支充满了技术高超的球员的球队,他们在一起能够比别人多得分,少失球,因为他们控球的方式,可以让球远离他们的对手,然后在他们需要时出击。在一项团队运动当中,这可能是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了。

多年来,想要要量化或奖励这一点,一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工作,除非是在遥遥领先没有任何辩驳余地的时候,比如上个赛季,曼城以 12 分的优势赢得了联赛冠军,当年就有六名球员进入了 PFA 年度最佳阵容。

也许确定克洛普的利物浦首发名单比瓜迪奥拉的曼城更容易。瓜迪奥拉总是对轮换阵容持开放态度,在他手中的球员可以随时转换位置并扮演不同角色。

曼城也一直没有一个多产的射手,也许,今年随着哈兰德的到来会发生改变,一个赛季打进超过 25 个进球的球员,一定会吸引队友和球迷们的注意,他会成为头条上的热点而吸引注意力。

瓜迪奥拉在为曼城效力的 6 年中赢得了 4 个联赛冠军,在其中 3 个赛季获得 90 分以上。而在这三个赛季中,没有一名曼城球员被评为 PFA 年度最佳球员。

2018 年,曼城以破纪录的方式夺冠,他们联赛积分 100 分,但萨拉赫在打进英超创纪录的 32 个进球后被选为 PFA 年度最佳球员。瓜迪奥拉毫不犹豫地表示,德布劳内更应该赢得这个奖项。

瓜迪奥拉说,在我看来,当你分析过去 9 到 10 个月的情况,就连续性而言,就每三天参加一次比赛而言,没有任何球员比德布劳内更好。

也许在数字上,有人比他更好,但这个赛季没有比他更好的球员了。对我来说,他就是最好的,但这是我的观点,球员的观点可能不同。

德布劳内配得上这个称号,赛季结束后,夏天的时候,他就会回到家里,成为一名冠军。

瓜迪奥拉的球队在 2021/22 赛季的英超联赛中表现出色,而这并没有在这些奖项中得到体现。

但是,如果这是曼城继续推动自己达到更高水平的动力,这也许就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激励,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曼联是如何从腰缠万贯到入不敷出的

在2018年的一次季度投资人例会上,前曼联执行副主席埃德-伍德沃德说出了他永远都无法摆脱的名言。

对于许多曼联球迷而言,这句话足以总结俱乐部的所有问题:球场上的成功已经不再是最优先事项。如今的曼联在乎的是通过笼络全球范围内的赞助商来让收入最大化。

可是当曼联如阿诺德此前面对球迷组织“The 1958”所说的把巨额资金都挥霍掉了,拥有令人艳羡的财富又有什么意义?

“我们必须为了俱乐部的未来解决这个问题,而过往所做的就是白白浪费资金。”阿诺德说,“你不能走到训练基地然后说,‘你们顺便给我看看那10个亿在哪儿吧。’我不认为我们在花钱这块的履历足够好。”

从2012年起,曼联几乎做到了每年都可以提升收入,只在2015年略有下滑,直至2019年6月达到创纪录的6.271亿英镑。到了2020年,曼联的收入降至5.09亿,截至2021年继续下滑至4.941亿。

在过去的十年间,尽管曼联没能在场上持续取得成绩,俱乐部还是靠着辉煌的历史获取了巨额资金。

据了解,曼联过去十年里支付的债务利息总额达到2.82亿英镑,自2016年以来支付的股息也高达1.22亿英镑,俱乐部的亏损正在加速。

当曼联在比赛成绩和基础设施等方面都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时,格雷泽家族还在不断从俱乐部抽走资金,针对他们的舆论始终是群情激奋的状态。

加里-内维尔在推特上向格雷泽家族喊话,让他们不要拿这次股息,最好宣布未来三年都不会分红,把这笔钱用于补强阵容,提升卡灵顿基地和老特拉福德的硬件。

为了在疫情爆发期间确保俱乐部的现金流不出问题,格雷泽家族确实延迟收取了一半以上的股息。

“在2021年,他们将一期股息发放推迟到了2022年,所以我认为他们今年会拿到3300万英镑。”足球金融专家基伦-马奎尔表示。

必须得承认,上市公司发放股息是正常的,但曼联是唯一一家这么干的足球俱乐部。

俱乐部会这样反驳,发放股息并没有阻碍俱乐部自2013年以来砸下超过10亿英镑用于引援,而且跟总收入比起来,股息的占比很小。再者说,虽然格雷泽家族得到了大部分现金,俱乐部的红利也流向了养老基金、中小微投资人和球迷。

被问到是不是曼联足球俱乐部的身份使得发放股息的行为看上去很糟糕,马奎尔这样回答:“或许原因是这家公司没能投资在合适的资产上。”

“如果你去看看宏图计划和超级联赛计划……都写明了会有特定的金主为支出项目提供资金。所以曼联是希望由英超联赛出资为老特拉福德的翻新做贡献,而不是指望格雷泽家族完成。”

“虽然他们声称自己关心俱乐部,关心足球,但是吧,凯文-格雷泽和爱德华-格雷泽去年都售出了一部分股份。据说他们挣了一亿英镑,这还没算上股息。”

在今年三月发布的最新一期德勤足球财富榜上(以2020-21赛季的数据做比较),曼联排在第五位,落后于曼城、皇马、拜仁和巴萨。

相较之下,曼联在2019-20赛季排第四,2018-19赛季和2017-18赛季均是第三,2016-17赛季和2015-16赛季高居第一,2014-15赛季第三,2013-14赛季第二,2012-13赛季第四。在曼城登顶今年的财富榜之前,曼联的排名从未低于另一家英格兰俱乐部。

这足以说明疫情给曼联带来了多大影响,他们在2019年的比赛日收入为1.109亿英镑,前年下滑到8980万英镑,去年暴跌至720万英镑。

只能在空荡荡的梦剧场里踢主场比赛,也没法像往常那样通过官方商店向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或游客出售商品,曼联遭受了远超其他英超同行和欧洲大陆同行的打击。

在正常情况下,梦剧场每天都会显得十分繁忙,商店里的收银台响个不停,球迷会参观足坛最知名的球场之一,商务套间也会被租出去举办商业活动。

疫情爆发的前几年里,曼联的比赛日收入基本稳定在1.1亿英镑,除非俱乐部重新开发主场,比赛日收入不大可能超过这个水平了。

立刻提升收入的办法之一是近11年来首次提升球票价格,但这部分经济收益可能还抵不上给俱乐部与球迷关系造成的伤害,毕竟双方的关系已经很紧张了。

马奎尔说:“我认为疫情给曼联造成的打击大于对其他俱乐部尤其是英国俱乐部的影响,因为曼联拥有最高的比赛日收入,这也是受影响最大的一块。”

“我预计曼联今年的总收入仍在6亿英镑左右。老特拉福德开放了一个赛季,所以比赛日收入有望恢复到1.1亿英镑的水平。”

马奎尔不像其他一些人那样觉得资金相当紧张的乐观预测得到了俱乐部上个月发布的季度财报的支持。

截至3月31日的今年第一季度里,曼联的收入为1.528亿英镑,去年同期则是1.183亿。但俱乐部该季度的营运亏损仍达到2180万英镑。

该季度的商业收入从去年同期的5810万英镑升至6560万,比赛日收入从去年同期的160万英镑飙升至3570万。其原因是曼联2020-21赛季仅有一个主场不是空场比赛。

尽管除了营运亏损的各项数字都看着不错,曼联在2019年创纪录的收入之上继续提升的空间还是十分有限,除非球队能再次在场上大获成功。

当TeamViewer去年取代雪佛兰成为曼联球衣胸前赞助商时,多家媒体报道这份赞助合约的金额远低于雪佛兰的每赛季6400万英镑。“我认为各方的共识是雪佛兰那笔赞助合同溢价了,TeamViewer的这份更接近市场行情。”马奎尔表示。

顶端的赞助商都希望与成功的球队合作,如果他们的品牌商标能和亮闪闪的奖杯出现在一起并对外宣传,那才符合他们的利益。

曼联官网显示俱乐部目前有22个全球合作伙伴,9个对接MUTV的传媒合作伙伴,13个财务合作伙伴和3个区域合作伙伴。

不论是和梦百合合作还是跟雷明顿签约,曼联俱乐部在探索商业机会这方面仍有着世界级的吸引力。

话虽如此,他们的商业收入还是下降了4700万英镑,从2020年的2.79亿降至去年的2.322亿。曼联称疫情导致的海外季前巡回之旅报销是关键原因。

商业收入损失的很大一部分源自赞助收入的下滑,2020年还有1.827亿英镑,去年则是1.402亿。

“赞助商只会在俱乐部兑现成绩的时候拿出更多钱。”马奎尔说,“如果翻看商业收入,2013年时还是1.52亿英镑,到2016年就成了2.68亿,这是非常惊人的。”

“但实际上要归功于雪佛兰和阿迪达斯这两单大合同。因此,他们必须谈成新的协议,或是从现有的赞助商那儿获取更多资金。但这就给现在的曼联带来了很大挑战,因为如果你是赞助商,你当然希望你的赞助球队取得成功,而现在的曼联没能做到。”

“因此我们就看到了他们在2016年达到了商业收入的顶峰,此后就变得越来越难,因为曼联是在依赖历史而非现在达成交易。”

一位资深消息人士表示,如果曼联考虑如何提升商业收入时能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可以让自己获益。如果俱乐部扛下初期的财务痛苦,可以转化为长期增长,因为俱乐部可以得到时间从消费者那儿收集更多数据。其关键是基于接下来的10年思考,而不是短短三年。

业内觉得曼联俱乐部似乎因为疫情的影响在寻找合作伙伴时有些拿不准方向。他们急需现金来填补疫情造成的财务空洞,这也可以理解。

尽管疫情给曼联的负面影响比一些竞争对手更为严重,球员交易方面的表现仍是财务状况不佳的重要原因。

丹尼尔-詹姆斯去年夏天以2500万英镑的转会费加盟利兹联,这仅仅是曼联过去十年里第五笔获得利润的出售交易。

根据基伦-马奎尔的计算,曼联从2014年至2021年间出售球员的利润仅为1.01亿英镑,同期的曼城为2.28亿,利物浦为3.7亿,切尔西为5.68亿。

曼联在今年一月拒绝了出售林加德的机会,当时林加德的合约只剩下最后半年。如今林加德以自由球员身份离队,博格巴、马塔、马蒂奇和卡瓦尼也一样。

“一旦球员加盟,曼联就成了终点俱乐部。”,马奎尔说,“他们形成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政策,会延长球员的合约,让边缘球员领着工资,然后看着他们在合约到期后离队。”

曼联不仅在转售球员获利这方面落后于英格兰的竞争对手,在欧冠赛场上的戏份也越来越少。

也就是说曼联无缘丰厚的欧战奖金,而利物浦、曼城和切尔西都收获颇丰,这就足以导致几家俱乐部在转会市场上的自由度大为不同。

不过欧足联已经修改了欧战资格规则,从2024-25赛季起,英超几乎确定每个赛季能获得5个欧冠名额,这对曼联有利,有助于他们缩小差距。

但和伍德沃德2018年说出的名句相反,场上的成绩就是很重要——曼联自己的财务报表已经说明了这点。

如果新帅滕哈格能实现多位前任没能做到的目标,将曼联打造为又一支具备统治力的队伍,资金也会随之而来。

没有竞技成绩你啥也不是。当一个足球俱乐部不以竞技成绩为首要任务时,时间一长品牌影响力下降你以为你还有多大的价值?这里的价值指的是竞技价值其决才是商业价值。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所谓的投入那么大曼联球迷还是格雷泽out的根本原因,一帮吸血鬼而已

阿森纳202122赛季的战术演化和分析

在20/21赛季获得联赛第八,并在本赛季初遭遇三连败后排名垫底,许多阿森纳球迷已经做好了阿尔特塔下课的准备。然而,瞬息万变,很少有人会预测到这支英超最年轻的球队居然会在本赛季末跻身TOP5。所以,阿尔特塔究竟改变了什么?敬请关注这个战术分析,我们将看看阿森纳——这支联赛中最振奋人心的球队之一的球探报告。

当回顾阿森纳的夏窗时,我们都在质疑阿尔特塔的决策过程,在一批23岁以下的球员身上豪掷1.5亿欧元,同时在冬窗失去了明星前锋奥巴梅扬。然而,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签约本·怀特,拉姆斯代尔和富安建洋这几位新援似乎是在深思熟虑之后作出的选择,每名球员都迅速适应了阿尔特塔的比赛风格。那么,他究竟改变了什么?让我们先来看看变化的首发阵容和阵型。

赛季初的3-4-2-1阵型令人失望,阿森纳在转变为更具活力和功能多样的4-2-3-1阵型后找到了状态,此后这一直是他们的首选阵型。防守可以说是球场上最需要提升的地方,正如我们将在这篇分析中看到的那样,他们在夏窗签约的球员可以很好地做到这一点。

拉姆斯代尔顶替了莱诺,并交出了联赛第二高的76.3%的扑救率。他们夏窗最重磅的引援本·怀特一直是他们最稳定的首发球员,与加布里埃尔之前搭档过的后卫相比(霍尔丁或是大卫·路易斯),在稳定性上提高了很多。

基兰·蒂尔尼已经被证明是阿森纳阵中最可靠的球员之一,而阿森纳在右后卫的位置上选择了富安建洋,他也是全队的珍宝。虽然不像联赛中其他右后卫那样耀眼,但与贝莱林相比,他更加稳定。由于球队的伤病,塞德里克和塔瓦雷斯也都帮助球队保持了一定的稳定性。

在阿尔特塔麾下,两名持球型中场托马斯和扎卡稳控全局,托马斯的防守支持和扎卡的进攻创造力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最后,年轻且活力充沛的进攻球员给阿森纳带来了急需的能量。马丁·厄德高作为攻击性中场回归球队令人感到惊讶但也备受欢迎,这有助于球队利用萨卡和埃米尔·史密斯·罗这两名边锋,他们被证明是阿森纳的主要进攻武器。有时,马丁内利会填补左翼的空档,当奥巴梅扬离开后,拉卡泽特在一段时间(原文写的是“has been the consistent starter”,译者认为不妥)是进攻线上的首发球员,他不像是一个进攻箭头而更像是一名辅助。

有了这支年轻且充满活力的球队,阿森纳突然变得不惧艰险,并在本赛季表现出了队友间互帮互助的意愿。

因此,阿森纳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强大的核心,让他们有一个良好的基础来研究比赛中的战术。在这里,我们可以开始看到阿尔特塔是如何让球队中的每名球员人尽其力。让我们从阿森纳的进攻战术开始这次的分析。

正如你所期待的那样,作为瓜迪奥拉的嫡传弟子,阿尔特塔几乎总是寻求让枪手从后防线上发起进攻。如果后防线受到很强的压迫,那么拉姆斯代尔也可以利用长传球破解,如果边后卫有空间时则会进行拉边,抑或是向边锋的位置推进,在那里他们可以得到厄德高和拉卡泽特的支持以立即展开进攻。

然而,当两名中后卫将从小禁区开始发起进攻时,边后卫会和扎卡以及托马斯一齐压上。在发起进攻的第一阶段,托马斯会比扎卡参与得更多,而瑞士国脚更希望在对手的防线之间获得一个更加靠前的位置。

在本赛季伊始,扎卡往往在发起进攻时落位到中后卫的左侧,使蒂尔尼在左边路获得更多的空档,但阿尔特塔已经慢慢改变了这种做法,他在中路寻求更多的支持,在必要时拉卡泽特和厄德高都将成为增加中场宽度的球员,而不仅仅是通过三后卫来绕过对手的高位压迫。这种变化无疑更适合扎卡,他可以用穿透力极强的传球造成威胁,而不是保持控球或是增加防守支持。

当中后卫有控球权时,对手通常会寻求覆盖中场区域,而阿森纳可以在对手周围布置四名球员从而迅速占据优势,因此他们通常会寻求利用边路的空间。

然而,如果直接把球传给边后卫,对手会更加容易靠近这个位置,因此怀特和加布里埃尔会主动诱导对手压迫,然后通过托马斯将球转移到边路。

如果中场有空间,那么在这里我们可以开始看到阿森纳进攻球员的出色轮转。首先要注意的是阿森纳如何经常在后防线前完全腾出空档。拉卡泽特会自由转换,要么进入中场,要么主要在左路活动以创造局部的人数优势,而扎卡和史密斯·罗会紧贴边线,为球队尽可能多的创造边路空间。

在这些中场轮转中至关重要的第二名的球员是马丁·厄德高。在控球时,阿森纳的三名中场通常会进行轮换,只留下一个支点,厄德高和扎卡排成一列但会相对靠前。当拉卡泽特更频繁的在左路活动时,厄德高会移动到中场靠右的区域来保持平衡。

有时,阿森纳的阵型更像是4-3-1-2,拉卡泽特作为伪9号,边锋保持高位压迫并且充分拉边,阵型甚至会更倾向于是4-2-4,正如我们从他们最近比赛的平均位置中观察到的那样。

中场区域的轮转使球队能够在关键区域的人数迅速超过对手,并让边锋可以充分利用个人能力,他们往往会发现自己与对方边后卫处于一对一的局面中。

随着阿森纳掌控全局并深入对手腹地时,主要的进攻则依仗于他们的边锋。如果对手保持高位的防守,那么他们往往会寻求将球传到对手后卫身后的空档,这让防守者疲于奔命。

或者,如果空间较小,他们就会把球传到脚下,球员们可以轮流控球,并伺机在边路寻求多打少的机会。

现在还必须考虑到边后卫。与任何一个边后卫相比,蒂尔尼在很大程度上更具有攻击性,其他边后卫经常会去支援萨卡和厄德高,而蒂尔尼则更多地选择套边以及传中到禁区。

根据球在球场的位置,边后卫们会回收并且进入球场的中央,通常与托马斯保持在同一条水平线上,这样既能增加防守的支持同时又能为远距离的传球提供选择。

现在从边路来看,边锋将得到右边厄德高或者是左边扎卡或是拉卡泽特的支持。在萨卡持球的情况下,厄德高可以提供踢墙配合以创造空间,或者甚至直接从肋部发起进攻,然后将球传入禁区给到拉卡泽特以及埋伏在后门柱的边锋。

然而,鉴于阿森纳在两个边路都有内收的边锋,球队在对方禁区一个非常常见的进攻模式是边锋的内切,拉卡泽特会从后防线上稍微回撤拿球,并将球做给马丁内利或者萨卡,让他们有一个很好的角度来打门。

事实上,阿森纳从低位直接将球传到防守方身前的空位比边路传中要更具威胁,这主要是因为他们最高的进攻球员仅有1.76m。

最后,关注阿森纳在反击中的威胁非常重要。凭借阿森纳在前场所拥有的能量和速度,球队有几名能够高速带球并进行身体对抗的球员。

所有这些极具进攻性的轮转让阿森纳在英超积分榜上迅速攀升,但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进攻有了实质性的改善,枪手在重新争夺球权时更具侵略性,阵型也更加紧凑。

通过查看他们的PPDA(passes allowed per defensive action 每一次防守允许对手的传球次数,亦为“高位逼抢指数”),我们可以看到球队如何稳步改善他们的压迫结构,这一数据在整个赛季中一直呈下降趋势。对手的射门次数也是类似的情况,球队给对手的机会在不断减少。

让我们看看他们都做了什么。在阿森纳最初的压迫逼抢中,他们的目标是迫使对手把球转移到边路,因此会在中场投入重兵以确保对手的第一脚出球给到边后卫。

为了做到这一点,阿森纳采取了一个相当独特的3-4-1-2阵型。拉卡泽特和萨卡与对手的中后卫保持平行,厄德高与对方的持球型中场如影随形。中场的四人组通常是马丁内利居左,扎卡和托马斯居中,而右边则交给压上的右边后卫。

这个战术背后的想法是在中场制造大量的掩护,同时也让三名球员立刻准备好接近对方边后卫身后的空档。这使得两名中后卫和蒂尔尼组成的后防三人组要负责处理所有的过顶球。

如果他们第一次压迫没有成功,这个阵型可以迅速转换成4-4-2,厄德高和拉卡泽特顶在前面,两名边锋在两名持球中场的身边活动。

阿尔特塔希望尽可能压缩后卫和中场之间的空间,以阻止任何快速的纵深进攻,而当球转移到边路时,萨卡和史密斯·罗都表现出了良好的防守意识,如果边后卫也站出来一起施压,他们将覆盖整个中场。

因此,通过进一步的紧逼以及压迫球场空间,阿森纳已经可以找到防守的连贯性。

自本赛季开始以来,阿森纳已经走过了很长的路,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松懈,如果他们要与曼城、利物浦或者切尔西竞争,他们仍有一些重要的工作要做。那么,缺少的是什么呢?首先是时间,其次是阵容的深度。虽然阿尔特塔已经找到了一个相对稳定的首发十一人,但有些位置却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托马斯、本·怀特或拉卡泽特等关键球员的伤停会给阿森纳带来一些麻烦。总的来说,这支阿森纳距离重新获得稳定的前四名只差一两笔重要签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