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球四川城市联赛(足球项目)男子组总决赛落幕 成都夺得联赛第二座总冠军奖杯

原标题:三大球四川城市联赛(足球项目)男子组总决赛落幕 成都夺得联赛第二座总冠军奖杯

四川新闻网-首屏新闻成都8月3日讯(记者 张宇)8月3日,“体总杯”三大球中国城市联赛选拔赛暨“五粮液杯”三大球四川城市联赛(足球项目)男子组总决赛次回合,在成都市足球协会温江培训基地进行,成都队2:0战胜德阳队,总比分4:2拿下总冠军。继男排项目后,成都夺得联赛第二座总冠军奖杯。

总决赛首回合,成都队在客场被顽强的德阳队逼平,中止连胜。次回合回到温江主场,成都队开局便发起猛攻,长时间把德阳队压制在后场防守。第28分钟,成都队获得点球机会,队长汪浩操刀主罚,一记勺子点球骗过门将,成都队1:0领先。下半场德阳队同样获得点球机会,可惜被门将扑出。第80分钟,德阳队防守失误,成都队发起快攻,任骥推射远角得分。最终,成都队2:0战胜德阳队,以总比分4:2拿下总冠军。这是继男子排球后,成都夺得的第二座“五粮液杯”三大球四川城市联赛总冠军奖杯。此外,成都队的艾孜买提·凯萨尔以11粒进球荣膺男子组最佳射手。

赛后,四川省体育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四川体育职业学院党委书记陈兴东等领导出席颁奖仪式,成都市政府副秘书长、成都市体育局党组书记、局长熊艳,成都市体育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陈志,成都市体育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盛钢,成都市体育局党组成员、成都天府国际竞训中心主任何秋等领导分别为成都男足和最佳射手艾孜买提·凯萨尔颁奖。

联赛初,成都队便作为夺冠最大热门备受关注,而11场比赛保持不败夺冠也彰显了其强大实力。除与德阳队的3次交锋稍显胶着外,其余比赛成都队均以大比分取胜,最小分差4球,最大分差甚至出现过可怕的单场19球。整个联赛,成都队一共打进71球,仅失5球,场均净胜6球,攻防两端表现亮眼。尤其在进攻端,球队多点开花,全队共18人收获进球,其中艾孜买提·凯萨尔、胡鸿潇、毕麒麟、任骥4人进球均超过8个。而队长汪浩坐镇中场,很好的串联起了整支球队。在主教练彭晓方的带领下,这支年轻的成都队将向更高的目标发起冲击。

本次“体总杯”三大球中国城市联赛选拔赛暨“五粮液杯”三大球四川城市联赛(足球项目)男子组比赛历时一月有余,通过12个比赛日,来自全省21个市(州)的21支球队,数百名运动员和教练员共进行了63场比赛。其中分区赛和四分之一决赛为赛会制,分别在南充营山、眉山、德阳广汉和内江连界举行。该赛段采取每场必分胜负的规则,期间男子组共产生6次点球大战。宜宾分区赛阶段3次进入点球大战,自贡、内江两支四强队伍,在四分之一决赛阶段都是通过点球大战抢到宝贵3分。而当时他们的对手达州和凉山均是在终场前完成绝平,最后点球惜败,赛事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此外,广元、阿坝、甘孜、巴中等队伍,虽成绩不理想,但也凭借着“进一球、拿一分”的信念,在酷暑天气下,充分展示了其拼搏精神。

进入半决赛后,联赛开启主客场双循环淘汰赛,成都、德阳、自贡、内江四座城市球迷翘首以盼,纷纷走进球场为城市英雄呐喊助威。成都城东足球公园一度座无虚席,自贡市南湖体育中心超4000名的观众,也让球员、教练员们感受到久违的赛场氛围,而德阳队在总决赛首回合逼平成都队,球迷功不可没。

从分区赛到总决赛,各赛区严格落实疫情防控要求,参赛人员报到以及球迷观赛时,均需出示核酸检测阴性报告以及绿色健康码和通信行程卡。组委会通过筑牢安全防线,保障了疫情防控、食宿、医疗、交通等各项工作的开展,实现了比赛安全、有序、高质量地举行。

本次联赛积极响应“体总杯”三大球中国城市联赛,通过开放球场和赛事直播,给广大球迷提供了久违的看球、评球机会,切实落实了加大足球普及力度、营造良好足球氛围和打造人民满意的全民足球的初衷,并有效带动了全省足球项目的发展。

此外,本次联赛女子组比赛也备受关注,在带动四川女足发展以及后备人才培养上发挥了关键作用。8月4日,女子组总决赛首回合即将于雅安市体育中心打响,雅安、绵阳将上演强强对话。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为什么很多足球词汇如今都已不再出现?看完你就明白了

漫长足球历史中,实在是涌现了太多天子骄子,无一不谱写了无数令后人津津乐道的传奇历史,但随着足球的发展,很多规则、事物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很多以前经常耳熟能详的话语如今已不再常见,那么具体有哪些呢?

在过去,欧洲俱乐部冠军联赛、欧洲优胜者杯和欧盟杯被称为“欧洲三大杯”。金球奖得主可能不是欧冠球队。罗纳尔多、维阿和巴乔等球星也可以在不参加欧洲冠军联赛的情况下获得金球奖。

当时,只有联赛冠军才能参加欧洲冠军联赛。优胜者杯是各国杯赛冠军的锦标赛。相当具有偶然性,因此没有一支球队成功卫冕冠军。联盟杯测试了联盟的整体实力,通常被“小世界杯”的意甲球队包断。后来,欧洲冠军联赛进行了重组和扩大,从欧洲俱乐部冠军联赛改为了欧洲冠军联赛,优胜者杯与联盟杯合在了一起。

后来又被重组为欧罗巴联赛。现在豪门队伍和足球明星们都去了欧冠,而欧罗巴联赛与之前的三大杯相比起来,就差得太多了。

国际托托杯:这被认为是小型球队进入欧洲足球场的最后机会。它是在夏天举行的。原名“国际足球杯”,1995年更名为“国际托托杯”。通常情况下,60支球队分为五组,最终成绩良好的足球队就可以晋级联盟杯,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跳板。

丰田杯:不要认为丰田杯是当前国际足联“世界杯”的前身,事实上,丰田杯和世界杯“共存”了一年。丰田杯的前身是“洲际杯”。自1960年以来,这位南美解放者杯冠军一直与欧冠冠军对抗。

这通常是一个主客场两轮比赛的样子,包括桑托斯,在也就是球王贝利所在的地方,也带领他的球队拿到过冠军。然而,由于场地和时间表问题,一些球队经常拒绝参加。到1980年,丰田汽车公司发放大额奖金,让双方在中立场地东京国立竞技进行比赛。

自由人:在20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自由人”的地位开始在球场上出现,它的基本定义是,它存在于球队的防线上,但它不受战术的直接约束,就比如盯人。在防守的同时,它也应该成为球队进攻的发起者。

它具有相当大的自由度,可以随时插入。这就要求球员不仅要有足够的体力和综合技能,还要有冷静的心态和超高的球技。他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退,什么时候带,什么时候传球,可以说这个位置的球员在当时是球队的灵魂存在。

清道夫的出现是足球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其产生的原因是:在上世纪初,甚至在20世纪60年代左右,人盯人是世界足球的主流,球员之间是一对一盯人。众所周知,当面对个人进攻能力较强的球员进行一对一防守时,比如贝利、加林查这样能力超强的人进攻时,防守的一个人往往都招架不住,整个防线也注定了溃败的结局。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奥地利教练卡尔·拉潘大胆地将一名后场球员从人盯人防守体系中解放出来,使他处于整个防线的末端,作为保护守门员的最后一道屏障,他清理了所有威胁性的球,因此被称为“清道夫”。

总的来说,有太多经典的东西如今已经只能从一众球迷脑海中一幕幕闪现而过了,但并不会消失,都会深深烙印在足球历史的长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