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桥牌A类俱乐部联赛第一站普得时代队夺冠

新华社南京7月31日电 由中国桥牌协会主办的2022年全国桥牌A类俱乐部联赛第一站比赛31日在江苏太仓落幕,普得时代队夺得本站冠军。

经过5天15轮共240副牌的激烈争夺,普得时代队最终以184.15的总分在16支参赛队中拔得头筹,深圳南港动力队以178.26分位列第二,北京恒洲队以174.12分获得第三名。

2022年全国桥牌A类俱乐部联赛共举办三站比赛。第二站比赛计划将于9月在浙江宁波举行,并将产生进入总决赛的4支队伍和2支降级队伍。

谁才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联赛”?(下)

总体来讲,英超的电视转播可以分为两大类别—国内与国外。英超联赛的国内转播收入按照50:25:25的比例分配,其中50%的收入平分给各个俱乐部,25%的收入根据成绩高低进行分配,另外25%的收入则根据球队的转播次数进行分配。

相较于国内转播收入,英超联盟对于国外转播收入的处理更加公平:所有俱乐部平分。这一策略让中小俱乐部获得了极为稳定的收入来源,有利于联赛的整体长久发展。

天空体育是英国最著名的体育电视媒体之一,特别在足球领域有很高的权威。该电视台成立于1990年3月25日,起初只是直播一些英式橄榄球、高尔夫比赛,而且该电视台在英国和爱尔兰地区完全免费。

1992年,英超联赛成立,初出茅庐的天空体育当即以3.04亿英镑天价购买了五个赛季的英超独家版权。

在当时的人们看来,此举与疯狂无异。不过事实证明,天空体育的高层的确具有远见意识,他们日后对于英超联赛全球化、商业化的经营以及对于付费订阅的先进理解让英超的品牌效益与日俱增。

为什么仅仅成立1年的天空体育可以在重重围剿下拿下英超版权?其中离不开中小球队的大力支持。

彼时的英格兰传统豪强阿森纳、曼联、利物浦、埃弗顿都支持ITV拿下版权,因为ITV体育主管格雷格·戴克(Greg Dyke)长期以来一直维护大俱乐部的利益,他们总是能够得到转播合同中的大部分份额。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天空体育负责人巧妙改变思路,转而大力游说中小球队,承诺未来会给予小球队更多转播分成。

拿下英超版权后,天空体育没有违背当初的承诺,英超中下游球队的超高盈利至今都是其它联赛所羡慕的。时间来到2004-2005赛季,天空体育与英超签下了一份金额高达10.24亿欧元的天价合同(3个赛季)。随后,英超又和塞坦塔体育、BT体育、亚马逊会员签订国内合同,这些交易(2016-2019)总价高达51亿欧元,位列全欧之最。

相比较而言,其它联赛在顶级俱乐部方面的转播收入或许尚能与英超抗衡,但若论及“整体性”,就要差上好几个档次。

举例来说,西甲一度采取了“俱乐部转播权单独出售”的偏激策略,2014-2015赛季,西甲的两大豪门—皇马、巴萨各自获得了高达1.4亿欧元的转播费用,但保级球队阿尔梅里亚仅仅只拿到了1800万欧元的转播收入,远远少于联赛的中上游球队。

很明显,西甲联赛管理团队意识到了这种不平衡转播所带来的缺点。2016年4月,西甲主席哈维尔·特巴斯公开表示:“我们希望西甲联赛可以快速成长,这样的话,英超联赛就不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足球竞技联赛了,同时两个联赛还可以在经济层面保持同一水平线。我们不希望英超成为最顶级的联赛,并且领先其它联赛一大截。”

早在2015年,西甲就开始着手废除以前使用的“俱乐部单独谈判制”,转而改为整体出售电视转播权。同年8月3日,西甲主席特巴斯宣布与中国某网络媒体签订转播合同,这家中国网络媒体以3.5亿美元(折合3.13亿欧元)的价格购得未来5年西甲转播权,平均下来每年高达6260万欧元。

对于巴萨、皇马这些顶级球队来说,整体出售转播权的方式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他们的收入,这也是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始终坚决反对整体出售转播权的重要原因。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整体出售转播权的方式让中小球队的收入陡然增加,联赛的整体观赏性、中小球队的运营可行性因此增加。2014-2015赛季,西甲的品牌价值为8.51亿欧元,到了2016-2017赛季,西甲的品牌价值已经上升到了12.47亿欧元,涨幅明显。

毫无疑问,西甲的转播收入分配很大程度上“借鉴”了英超的经验。与英超类似,西甲转播收入的50%由各个俱乐部平分,但另外25%根据过去5个赛季的综合成绩分配、25%则根据观看人次进行分配。

综合来看,这种转播收入方式依旧有着某种局限性:根据过去5个赛季综合成绩分配收入让实力更强的球队往往获益良多,而那些刚刚升上顶级联赛的球队往往承担着巨大的保级压力。与此同时,由于西甲转播收入中的25%会根据到场观众人数进行分配,这让“皇萨竞”等拥有深厚球迷基础的老牌球队拥有与生俱来的优势,大部分中下游球队能够获得的分成实在有限。

为了保障降级球队的财政稳定性,英超联赛自元年以来就推出了大名鼎鼎的“降落伞资金”。所谓降落伞资金,就是英超为了填平英超与英格兰联赛(即英冠、英甲和英乙这三级低级联赛)之间的财务鸿沟,而付出的一笔资金。

最新一次的降落伞资金采取了根据英超转播分成比例计算的原则。简而言之,降级第一年可以拿到英超转播费平均分成的55%;第二年可以拿到平均转播分成的45%;第三年可以拿到平均转播分成20%(PS:一年游的降级队只能享受两个赛季的降落伞资金)。

尽管其它联赛或多或少都对于降级队有补偿政策,但补偿金额、补偿全面性都难以与英超联赛相媲美。

一个优秀联赛的打造离不开球星的支撑,根据欧足联公布的2018财年《年度基准报告》,英超联赛转会总支出高达26.72亿欧元,高居全欧首位。反观排名第二位的意甲,他们在2018财年的转会总支出仅有14.02亿欧元,几乎只有英超的一半水准。再往下数的差距则更大,西甲联赛2018财年转会总支出为9.27亿欧元、德甲联赛2018财年转会总支出为9.1亿欧元、法甲联赛2018财年转会总支出为9.08亿欧元。

即便统计净转会支出,英超依旧占据着头把交椅。英超2018财年净转会支出为14.34亿欧元,排在它身后的是4.83亿欧元的意甲、2.66亿欧元的德甲、1.34亿欧元的西甲、8700万欧元的俄超、1200万欧元的土超。同属五大联赛的法甲不仅没有净转会支出,甚至还赚了1500万欧元。

细数近几年欧洲转会市场,英超的转会支出始终遥遥领先于其它联赛。不少球迷可能略有疑惑:考虑到巴萨、皇马、马竞三大豪门的存在,西甲也算是出手阔绰,怎么和英超一比就落后那么多呢?

我们统计了2019-2020赛季英超联赛的转会支出情况(下列数据均不包括租借费用),其中曼联转会支出达到了2.15亿欧元、埃弗顿转会支出达到了1.85亿欧元、曼城转会支出达到了1.59亿欧元、阿斯顿维拉转会支出达到了1.59亿欧元、阿森纳转会支出达到了1.52亿欧元、热刺转会支出达到了1.28亿欧元、西汉姆联转会支出达到了1.16亿欧元、狼队转会支出达到了1.13亿欧元、莱斯特城转会支出达到了1.04亿欧元。

转会支出低于1亿欧元的球队有11支球队。布莱顿转会支出达到了7494万欧元、谢菲尔德联转会支出达到了7150万欧元、纽卡斯尔联转会支出达到了6740万欧元、南安普敦转会支出达到了5460万欧元、伯恩茅斯转会支出达到了5375万欧元、沃特福德转会支出达到了4800万欧元、切尔西转会支出达到了4500万欧元、伯恩利转会支出达到了1385万欧元、利物浦转会支出达到了1040万欧元、水晶宫转会支出达到了610万欧元、诺维奇转会支出达到了582万欧元。

综合来看,英超在2019-2020赛季共有9支球队转会支出突破1亿欧元,占据全联盟总数的45%,其中转会支出突破1亿欧元的阿森纳最终排名联赛第8、埃弗顿最终排名联赛第12、西汉姆联最终排名联赛第16、阿斯顿维拉最终排名联赛第17。

英超20队在2019-2020赛季转会支出总额达到了17.25亿欧元,平均每队转会支出约为8627万欧元。反观西甲,他们在2019-2020赛季的转会支出总额为14.94亿欧元,落后英超不多,但西甲大部分转会投资都集中于几家豪门球队之手(皇马3.53亿欧元、巴萨2.9亿欧元、马竞2.45亿欧元、塞维利亚1.77亿欧元)。除去这四家俱乐部,西甲其它球队的转会总投入仅有4.29亿欧元。

德甲2019-2020赛季的转会支出总额为9.06亿欧元,其中拜仁慕尼黑与多特蒙德两队的转会总额就达到了2.73亿欧元。换而言之德甲其余16队的总转会支出也仅仅只有6.33亿欧元,平均下来每队的转会支出为3900万欧元。

意甲2019-2020赛季的转会支出总额为13.29亿欧元,其中尤文图斯、国际米兰以及AC米兰3队的转会支出总额就达到了4.99亿欧元,这也意味着其它17队的转会总支出只有8.3亿欧元,平均每队的转会支出为4800万欧元。

法甲2019-2020赛季的转会支出总额为8.22亿欧元,其中里尔、里昂、摩纳哥3队的总转会支出就达到了4.15亿欧元,超过了联赛总转会支出的一半。其余17队的总支出仅仅只有4.07亿欧元,平均下来每队只有2400万欧元。

更加整体的转会支出让英超的竞技性明显高于其它联赛,即便是位列中下游的球队同样有可能在强队手上抢得分数。

相信这样一个问题一定萦绕在不少球迷心头:英超和之前的老英甲究竟有什么区别?难道仅仅是改了一个名字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老英甲和英超虽然都是英格兰顶级联赛,但是运营模式、赞助商、管理方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其实说到底,还是“管办分离”这四个字。之前的老英甲由英足总全权管辖,后期出现了严重的管理混乱情况。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震惊世界的希尔斯堡惨案,1989年4月15日在英国谢菲尔德希尔斯堡体育场举行的利物浦队对阵诺丁汉森林队的足总杯半决赛中,由于球场结构问题和组织秩序混乱,在比赛开始后尚有5000名利物浦球迷未能入场,警官开启了大门却没有给予必要的引导,致使5000人涌向同一看台,拥挤造成了严重的踩踏伤亡,96人丧生,200多人受伤。

惨案发生后,在场警官编造谎言逃避责任、政府失公处理掩盖真相、媒体恶意报告相互抨击,造成该案件迄今为止依旧无人负责。

希尔斯堡惨案发生后,老英甲管理混乱、经营不善的事实逐渐被摆上台面:球场拥挤不堪、设施破旧、足球流氓随处可见;本土俱乐部日渐式微,顶级球员们大多受到其它联赛的金钱诱惑而转会,联赛整体竞技实力大幅下滑。

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越来越多的俱乐部支持成立一个具有“管办分离”效应的全新联赛。

起初,英格兰球迷们普遍反对这一提议,《》就曾经做过一项调查,有68%的球迷反对这一方案。

原因很简单,成立一个独立自主的顶级联赛固然会保障高级别球队的利益,但会让顶级球队与下级球队的差距越拉越大。因为假如不分离的话,电视转播收入还可以平分到各级联赛里;一旦分离,顶级联赛的球队就占有了绝大部分的转播资源以及收入,其余各级联赛能够得到的资金补助就会大幅减少。

不过球迷们的反对没有抵挡住时代洪流的冲击,在几大老英甲强队的倡议下,1991年7月17日,由英格兰17家顶级俱乐部签署了一项协定,成为后来英超组建的基础。1992年甲组俱乐部同时退出足球联盟,并于1992年5月27日组建英超联盟有限公司。

对于大部分球迷来讲,我们没有必要去了解英超成立背景下种种复杂繁琐的文件。我们只需要知道,英超独立于英足总,在商业运作上几乎不受任何干涉,他们可以自己洽谈转播资金,也可以自主寻找赞助商。

换而言之,老英甲就像是一匹被缰绳束缚住的千里马,而改组后的英超失去了缰绳的束缚,可以自由地在资本的草原上驰骋。

英超成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洽谈全新的转播合同,前文已经提高,天空体育以惊人的3.04亿英镑买下了英超五个赛季的转播权。转播收入和赞助商的投资使大批流失球星回归,曾经混乱的管理一去不复返,拥有全欧最完善管理体系的英超就此屹立在世人面前。

2002年,成立10年的英超为日韩世界杯贡献了105位球员,排名世界第一;2006年,英超为德国世界杯贡献了102位球员,排名世界第一;2010年,英超为南非世界杯贡献了106位球员,排名世界第一;2014年,英超为巴西世界杯贡献了105位球员,排名世界第一;2018年,英超为俄罗斯世界杯贡献了108位球员,排名世界第一。

更为关键的是,英超联盟注意到硬件设施为观赏性所带来的积极作用。1980年时,英格兰的球场设施与1880年时几乎没有太大的改进;到了2018年,数亿球迷见证了他们的主队花费超过10亿英镑投资球场改造或是新球场建设。如今的英超已然成为了顶级足球场聚集地,他们拥有全世界最专业、最具观赏性的硬件设施。

为了进一步提升联赛的观看质量,转播技术的运用也成为了当下各大联赛的必备课程。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英超与德甲的转播技术最贴合球迷观感。英超与德甲的转播视角相对较低,可以更好的欣赏局部抢夺;反观西甲、意甲与法甲,为了追求覆盖尽可能大的球场面积,他们的镜头角度较高,往往会将一些场外无关因素收入屏幕。

良好的草皮条件是高质量足球比赛的基础,直接影响电视转播和观众体验。由于球场多属于俱乐部本身,加之英超各队普遍收入较高,他们拥有充足的资金用于草皮维护。举例来讲,因为英格兰气候多阴雨,各大俱乐部斥重金完善球场的地热和排水设施,以保障草皮可以全年应对各种恶劣天气。

与此同时,英超球场的设计充分考虑到草皮光照的因素。英格兰大部分球场都有悠久的历史,老球场看台高度都比较低,阳光照射充足,利于草皮生长。在翻新或修建新球场的过程中,英超各球队也会委派专人对于日照情况进行提前分析,以确保草皮能够得到最充足的日照。

在这一点上,其它联赛做的就远远比不上英超。举个例子,意甲豪门AC米兰的主场一度被诟病为“圣西罗菜地”,原因就是圣西罗球场的草皮质量经常都处于较低水准,给球员的比赛和球迷的观看都带来了负面影响。原来,为了筹办1990年世界杯,米兰较为盲目地扩建了圣西罗的第三层看台,致使球场有接近一半的草皮全天不见日光,养护翻新难度大幅增加。

由于不受英足总管束,因此英超对于第三方资本的介入是比较开放的,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有钱人”愿意买英超俱乐部的原因。凭借着开放的资本环境,来自俄罗斯,东南亚,美国,中东甚至是中国的资本集团纷纷入主英超,极大提升了英超大环境的购买力。

我们以2020-2021赛季的英超联赛为例,20队中仅有布莱顿、伯恩利、水晶宫、纽卡、谢菲联、热刺依旧掌握在英格兰本土商人手中。

为了提升球队的整体实力,投资者们往往不惜砸下重金招兵买马,这一现象不仅发生在传统强队身上,也在不少中小球队身上得到了体现。举例来讲,富勒姆老板沙希德·汗在2018-2019赛季夏窗投入了1.09亿欧元签下多达12名球员,是仅次于利物浦和切尔西外英超夏季投入最多的球队。

尽管如此,一掷千金的富勒姆依旧没能抵挡住英超诸队的进攻,高达1.09亿欧元的转会投入最终还是没能帮助他们留在英超联赛。

时间来到2019-2020赛季,升班马阿斯顿维拉如法炮制了富勒姆的举动。他们在夏季转会窗口投入1.57亿美元,高居英超榜首。不过与富勒姆类似,巨额投入没能改观阿斯顿维拉的战绩,他们最终排名联赛倒数第四,距离降级仅仅一步之遥。

富勒姆与阿斯顿维拉的“疯狂投入”并不偶然,而代表着当下英超诸队的普遍投资思路。开放的资本环境让俱乐部可选择的被投资对象成倍增加,而出色的竞争力以及成熟的商业化战略又让投资者能够获得可观的回报。长此以往,活跃的投资氛围自然成为英超的标配。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英超依旧毫无疑问可以当选。英超联赛的辉煌不仅来自于某一方面,而得益于自上而下的体系—完善且独立的管理制度带来了高昂的收入,高昂的收入造就了规范的硬件设施和强大的竞争力,而规范的硬件设施和强大的竞争力吸引了更多的观众,也让投资环境更加良好。

可以预见,英超在各个领域的领先优势还会继续扩大。若想打破英超一枝独秀的地位,不仅要依赖于赛场上的出色发挥,联赛自上而下的整体性其实同样重要。

深度|西甲皇萨称雄德甲慕尼黑宇宙仁为何英超第一联赛?

提到现代足球,全世界的目光都绕不开欧洲五大联赛——英超、西甲、德甲、意甲以及法甲联赛,无论是曝光度、竞技实力还是吸金能力,这五大联赛都处于世界足球的最巅峰。然而,虽然其他地区的联赛水平根本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但围绕在他们内部的第一联赛之争却一直没有停止过。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意甲联赛还在巅峰的末尾,彼时的他们是第一联赛的有力争夺者,而进入第二个十年,西班牙足球伴随着皇马与巴萨两强崛起而兴盛,西甲联赛几乎垄断了这一时期欧洲足坛的重要荣誉,可随着皇马巴萨逐渐式微,英超以曼城、利物浦、切尔西为代表的巨头球队开始崛起,大量资金投入使得无数顶级球员涌入这个商业程度最高的联赛,这两年的英超联赛大有取代西甲冠军坐稳第一联赛之势。值得思考的问题是,英超联赛是如何一步步逆转颓势,反超对手成为公认的第一联赛的呢?

除了主要的为球迷们所熟知的五大联赛之外,实际上欧洲还有不少不乏竞争力的联赛,其整体水平尽管无法和五大联赛相提并论,但联赛领头羊的水平也同样不输一些豪门球队,比如拥有阿贾克斯、埃因霍温的荷甲联赛,拥有波尔图、葡萄牙体育和本菲卡的葡超联赛,以及拥有凯尔特人和格拉斯哥流浪者的苏超联赛,在他们面前,巴黎圣日耳曼所在的法甲联赛实际上也占不到太大的便宜。然而,这些联赛在国内的知名度远远不如五大联赛,甚至是不如我们的邻居所举办的J联赛和K联赛,究其原因就在于商业影响力实在是太低了。在大多数亚洲国家,葡超、荷甲都没有正式的转播渠道,因此在取得的各项收入和影响力上相比于五大联赛也就弱了很多,相对应的,竞争力无法和财大气粗的五大联赛相比,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而在五大联赛内部,资金投入和产出也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以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在去年七月份发布的2019/20赛季的欧洲足球财政报告为例,在饱受疫情影响的2019/20赛季,英超联赛所有球队一共创造了51.34亿欧元的收入,冠绝欧洲乃至世界足坛,相比之下,排名第二的西甲联赛和排名第三的德甲联赛分别收入32.08亿欧元和31.17亿欧元,已经还算是不错,意甲联赛仅仅收入20.52亿欧元,法甲联赛更是只有15.98亿欧元收入(其中巴黎圣日耳曼还占大头),基本上都属于是为爱发电、亏损严重。从如此严重的贫富差距中不难看出,英超联赛作为商业化程度最高的联赛,能够吸引到的赞助、投资都是其他四大联赛不能比,相对应的,英超各支球队能够将这些收入完全转化为即战力,这也能够帮助他们持续性地优化战绩、提高收入,是一个良性的生态循环,加上背靠英国这一巨大的娱乐市场,他们的经营模式有着天然优势,也难怪来自于西甲联赛的弗洛伦蒂诺嫉妒不已,坚持推动欧超联赛,并且有改变俱乐部会员制模式的想法。至于饱受德甲联赛“50+1”政策限制的拜仁慕尼黑,近年来也不断提倡废除该政策以和曼城、大巴黎等超级俱乐部竞争。可以想见的是,在其他联赛做出有益的商业化模式探索之前,英超联赛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将继续稳居商业收入第一的位置。

在很多西甲联赛球迷的眼中,英超联赛也被称作是“英糙联赛”,原因是英超球队更加强调身体对抗和拼抢,在足球技术方面无法与皇马、巴萨等球队相提并论,然而,一个残酷的事实就是,即便英超球队的球员在技术上的确不大讲究,但观看英超联赛的球迷还是要远远多过观看西甲联赛等其他联赛的球迷。对于其他足球联赛来说,能够吸引到的观众除了来自于该国的本土球迷之外,其他都是具体某一家俱乐部的死忠球迷,路人缘基本等同于没有。而竞争激烈的英超联赛,除了能够吸引到以上的两类球迷之外,还能在数量众多的强强对话时吸引不少慕名而来的球迷观看,从而进一步增加球迷数量,这是其他联赛很难与之对比的。

比如,西甲联赛整个赛季最为出圈的两场比赛便是皇马与巴萨的两回合国家德比,除此之外,不论是马德里德比,还是马竞巴萨大战,似乎对于球迷的吸引力都还差点意思。意甲、德甲联赛同样如此,除了尤文图斯对阵国米、米兰德比、多特拜仁大战之外,其余比赛对于无关球迷的吸引力几近于零。而英超对于球迷来说,基本上每一轮比赛都有重量级对决,比如曼联与利物浦的双红会,曼联曼城曼市德比,阿森纳热刺的北伦敦德比,切尔西热刺阿森纳同城对决,年年定期上演的争四大战,以及近些年来登上主流舞台的利物浦曼城红蓝大战。可以说,BIG6的存在使得英超联赛充满了其他联赛所不具备的那么多恩怨情仇和此起彼伏,这些因素带来的观赏性使得他们注定在吸引力上独一档。

无论其他因素对于一个足球联赛的影响有多大,最终还是需要用成绩说话,就好像过去几年的中超联赛,之所以敢于对外高喊立志成为世界第六大联赛,不在于金元足球多么盛行,也

不在于拥有多少大牌外援,最根本的底气还是来自于广州恒大在亚冠赛场上取得的优异成绩,两次亚冠冠军在那段时间,似乎的确是让外界看到了第六联赛的几丝幻影。而英超联赛之所以被外界普遍认为是目前的第一联赛,原因也在于此。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的头七八年,除了拜仁慕尼黑、切尔西以及国际米兰能够拿到几个欧冠冠军之外,其余冠军均被来自西甲联赛的皇马和巴萨瓜分,这一时期的英超,虽然自己内部看着热闹,但在欧洲赛场却总是沦为西甲双强的背景板。

直到2018年过后,以C罗离开皇马为标志,皇马巴萨均开始式微,2018/19赛季,来自英超联赛的利物浦夺得了皇马欧冠三连之后的欧冠新王,他们在决赛击败的是同样来自于英超联赛的热刺,而当年的欧联杯决赛,两支球队同样来自于英超联赛,分别是同处伦敦的切尔西和阿森纳,最终,切尔西4比1力克阿森纳夺冠。同联赛球队会师欧冠决赛早已有之,而四支同联赛球队包揽欧战最高舞台的决赛席位却是极为罕见的,这也标志着英超的彻底崛起。在2020/21赛季也就是上个赛季,欧冠决赛同样上演英超内战,最终切尔西击败曼城,历史第二次加冕欧冠冠军,而欧联杯决赛虽然没有上演英超德比,却同样出现了英超球队的身影,可惜,曼联点球大战不敌比利亚雷亚尔屈居亚军,没能让两个冠军都来到英格兰,当然,这也并不影响英超第一联赛的地位。本赛季欧冠十六强队伍当中,英超四强全部在列,除切尔西末轮翻车屈居小组第二之外,曼联、曼城和利物浦均是小组头名出线,再次证明了英超第一联赛的地位,他们如今是难以撼动的存在。

英超联赛如今世界第一联赛的地位是全方位的,无论是从商业收入、影响力、观赏性还是竞技实力来说,他们都要领先于德甲、意甲甚至西甲联赛,他们的运行模式不仅需要其他欧洲联赛借鉴,我们的中超也值得学习,或许有朝一日,我们也能够达到他们的水平,跻身真正的超级联赛之列。

到底谁是欧洲第一联赛欧联欧冠西甲全面占优英超如何能敌?

五大联赛到底谁是第一联赛?这个问题恐怕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答案。进入到21世纪之后,意甲联赛影响力逐渐较低,德甲长期处于一家独大的局面,法甲、荷甲以及葡超更是常年争夺五大联赛的席位,所以争论大多数都是围绕着英超和西甲展开。

皇马的银河战舰以及巴萨的宇宙队,曾在一段时间内让西甲数次站上欧洲之巅,加上欧联之王塞维利亚在欧联杯上的统治力,西甲曾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在五大联赛处于统治地位。

反观英超,他们在实力上面要比其他联赛更有优势,相比其他联赛几家俱乐部瓜分天下,英超则更像是群雄割据,他们拥有着更多实力强大的球队代表英超出战,不过这让他们内部的竞争也更为激烈,导致在欧战上略显疲态。

纵观近20年的欧冠冠军和欧联冠军,西甲牢牢占据着优势,基本处于一家独大的局面。

先看欧联,在法兰克福夺冠之后,他们将本赛季的欧联冠军留在了德甲。而从2001-2002赛季开始,近20座欧联冠军中,塞维利亚6次夺冠,马竞3次夺冠,瓦伦西亚以及比利亚雷亚尔各得1次。西甲球队将20次冠军中的11次留在了自己的联赛,这夺冠实力无人能敌。

而欧联剩下的9个冠军中,英超3次,葡超2次,俄超2次,乌克超1次,荷甲1次,这五个联赛加起来都没有西甲球队的夺冠次数多。

从2001-2002赛季开始,皇家马德里在20年里夺得了5次欧冠冠军,本赛季他们将冲击他们新世纪的第六座欧冠冠军奖杯。而除了皇马之外,巴萨在近20年内也4次捧起欧冠奖杯,他们两队代表西甲,将20次冠军中的9次留在了自己的联赛。

而剩下的11个夺冠球队里,英超则有3支球队共计5次将欧冠冠军留在了英超,剩下的冠军中,意甲包揽其中3次,德甲2次,葡超1次。他们4个联赛加起来也就比西甲多了2个欧冠冠军而已。

所以从欧冠和欧联的冠军数量上来说,西甲妥妥地占据着统治地位。而从夺冠的球队中来说,西甲的皇马、巴萨、马竞、塞维利亚以及瓦伦西亚、比利亚雷亚尔这6支球队都曾站上欧洲之巅,也算是遍地开花。

英超则是曼联、切尔西、利物浦这三家独大,每次夺冠基本就是他们三个,其他球队在欧战中还是欠缺点运气。

所以综合来看,西甲更有冠军相,但在欧战中,英超里的许多球队也不乏竞争力,你们觉得到底谁才是欧洲第一联赛呢。

首届中国垒球联赛第一阶段收官 浙江队高居积分榜首

中新网北京7月20日电 记者从中国垒球协会获悉,2022年“中国海南芳园国际艺术村”杯首届中国垒球联赛第一阶段,19日在浙江绍兴垒球场落下帷幕,经过18天激烈的比赛,以浙江·绍兴古越龙山鉴湖女侠队身份出战的国家队高居积分榜榜首。

积分榜上,浙江队、江苏队和辽宁队位居第一集团。以浙江·绍兴古越龙山鉴湖女侠队身份出战的国家队,16战15胜1负、积30分的成绩位居积分榜榜首,江苏南京工业大学队和辽宁蓝鲨队均取得13胜3负、积26分,通过比较相互间比赛失分,江苏南京工业大学队位居第二名,辽宁蓝鲨队暂居第三名。

四川太阳鸟女垒队、上海女垒队、广东奥龙堡队、河南四季胖哥战狼队、北京雨燕队位居第二集团,分列第四至第八名。天津雄鹰队则未能获得一场胜利、暂时排名垫底。

中国垒球协会表示,赛期长、场次多是本届联赛最大特点,而对于联赛创新赛制的探索,也从运动员和教练员处收到积极反馈。满垒制、男投手的加入提高了比赛的观赏程度,提升了运动员的参与感。同时,运动员积分办法让每个运动员的精彩表现变得有“据”可查。

据介绍,为提升联赛竞争力,中国垒球协会从运动员管理办法寻求突破。《垒球竞赛积分管理办法》为运动员长远发展提供更为自由的空间,同时为联赛未来的市场化做好提前量工作。

根据赛事安排,首届中国垒球联赛第二阶段的比赛和季后赛将在11月份举行,届时将决出首届联赛的总冠军。(完)